拯救思科:云计算还是移动互联

  |   2019年4月4日 |  数据测试 |   评论已关闭 |   222

ad
有需要可以关注公众号:“技术的世界” 分享最新技术资源,同时讲讲人生。

拯救思科:云计算还是移动互联,

过去几年,思科同时向30个新业务进军,如智能电网、家用网络和数字音乐寄存,过长的战线而导致了战略失焦和决策缓慢的问题,这也导致思科在近期裁员6500人。面对云计算时代,思科又将怎样应对。

思科首席执行官钱伯斯

继IBM、惠普、戴尔等IT巨头之后,思科是否也该进行艰难的转型? 在经历了连续四个季度的利润低于预期、市场份额被对手蚕食、股票持续下跌、大批高管离职之后,思科于本周宣布了一项“复兴”计划,将在全球裁员6500人,“你将会看到我们进行瘦身,并更加专注。”思科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约翰·钱伯斯表示。

在核心业务不断受到惠普、华为等对手的冲击下,思科为了拓展新业务进行了大量的投资和收购,但是很显然“出师不利”,还带来了公司结构臃肿、人力和研发成本过高,并引发了持续的“财报危机”。

钱伯斯表示,已经放弃4年前制定的12%-17%的年营收涨幅目标,市场需求疲软和产品价格压力将迫使思科裁员并削减业务。

在软件和服务“当道”的今天,专注硬件的思科能否独善其身?拯救思科的是云计算还是移动互联网?

投资者需要的是一个清晰的未来发展方向。思科表示将在今年8月份举行的第四季度财报会议上宣布重组和复兴计划。

6500人大裁员

7月18日,思科宣布,为降低运营成本,公司计划裁员约6500人,其中包括2100名选择自愿提前退休的员工。该裁员计划同时还包括在副总裁及以上职位的高管人数减少15%。思科此次的裁员人数占据了公司全球员工总数的9%左右。据悉,此次裁员将使思科未来数个季度增加13亿美元的一次性重组支出,其中7.5亿美元将出现在今年第四季度。

钱伯斯表示,思科5月份宣布将进行重组,在这一过程中思科将削减一些开发新产品的部门,并放弃一些盈利不强的业务。例如,思科多个开发操作系统的部门将被合而为一,此外思科还将改进销售部门的架构。“市场正在改变,我们将比其他人更快地改变。思科将对业务运营进行改进,加速决策过程,使新产品更快地走向市场。”他说。

净利润达不到预期被认为是思科裁员的原因之一。截至今年4月底,思科共有73408名员工。Gleacher & Co分析师马绍尔预计,这次裁员将帮助思科减少每年10亿美元的运营性费用,同时使2012年利润增长约8%。

思科的主营业务目前正受到来自Juniper和惠普等公司的有力竞争。根据研究公司Dell`Oro今年5月的报告,2011年第一季度,以营收计算,思科在全球交换机市场的份额同比下降5.8%,至68.5%。而在全球路由器市场的份额则同比下降6.4%,至54.2%。

而据思科财报显示,其近50%的销售收入来源于交换机和路由器。“思科产品比较贵,而国内厂商的产品这几年在品质上提升很大,价格又很便宜。一套思科网真视频会议产品售价为200多万元,但华为的类似产品售价仅为100万元左右。”一位渠道商对时代周报表示。

“思科在骨干网业务这一块依然拥有十分有利的市场地位,不过,在这个日趋成熟的市场,整体不会有爆发性的增长,因此出现价格战是必然现象。”电信专家、飞象网CEO项立刚表示。

今年到目前为止,思科股价已下跌了24%,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涨幅为4.9%。但思科中国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表示,目前为止尚未接到裁员的通知,思科中国运营正常。

内忧重重

随着网络设备市场的日趋饱和,老牌通信设备制造商们纷纷在开拓新领域。

“思科裁员和重组间接说明了思科为拓展新业务而进行的战略性收购都不太成功。”项立刚表示。

过去几年,思科同时向30个新业务进军,如智能电网、家用网络和数字音乐寄存。“过长的战线而导致了战略失焦和决策缓慢的问题。”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思科进入相关领域将此前的合作伙伴惠普、IBM等变成了竞争对手:惠普收购了3Com,全面替代思科产品向客户提供集成解决方案;IBM贴牌销售思科主要对手Juniper的网络产品。而此前,思科每年通过这两家公司转售的网络设备高达数十亿美元。

同时,业务拓展导致公司机构臃肿、决策缓慢和人力成本过高。据悉,思科有50个“理事会”和“委员会”,在同地区,思科跟华为同等资历的工程师年薪对比达3:1。“在当下十分热门的移动通信市场,思科似乎进展较慢,但是华为就较快地在这一领域扩张,并占得了先机。”项立刚说。

战略收缩和公司重组势在必然。

钱伯斯坦承,思科在业务发展中犯了错误,思科应当更注重核心领域的发展,而非向新的领域扩张。于是,在关闭Flip摄像机业务后,思科又要将此前收购的以无线路由器为主要产品的Linksys以及头号网络视频会议公司WebEx“扫地出门”。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无疑宣告了思科向消费业务转型的失败,并预测思科在消费电子领域的部门削减还将继续,甚至有可能会涉及公司针对家庭网络的产品。

今年5月份,思科就表示将改组管理架构,将室外业务划分为三大地理区域,改革了理事会式的管理结构。已经将内部管理委员会的数量由之前的9个精简到3个,而向这些管理委员会汇报的下属委员会的数量由之前的42个精简到15个。

钱伯斯表示:“我们并未低估当前所面临的转变,我们将全力以赴,对经营模式进行必要的根本性调整。”

未来在哪里

眼下,如何保证核心业务不被大范围冲击,同时在开拓新业务方面有所突破成为思科和钱伯斯最大的难题。

世界通信市场正在经历微妙的变化。华为企业业务负责人徐文伟曾表示,云计算时代的到来让通信行业的大企业开始重新赛跑。而就在此前,思科内部还在宣称,“假如我们停止了前进,华为就会找不到方向。”2010年底,华为总裁任正非就提出“云平台上要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赶上、超越思科,在云业务上要追赶谷歌”的目标。之后,将公司业务分为运营商、企业、终端和其他四大部分。

徐文伟雄心勃勃地表示,华为公司企业业务去年的营收只有20亿美元,今年的目标是翻一倍,达到40亿美元,并在3-5年内将销售额增加三倍,达150亿-200亿美元。

这就像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滕森所揭示的那样,当突破性的技术出现的时候,整个行业的游戏规则往往会被改变。

那么,思科的方向在哪里?

业内分析人士认为,思科仅仅依靠裁员并不足以解决思科在基础战略方面面临的问题,思科的产品线中仍缺少软件和服务。“思科要保持创新,必须不断在新的领域寻求突破。从系统设备这个角度来说,思科可以做移动通信领域。”项立刚建议。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以上就是关于拯救思科:云计算还是移动互联的基本内容,更多相关信息,请关注vutp.cn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vutp.cn/4564.html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